猿酱

咕咕咕咕咕咕咕

回到顶部

【速写】【设定】半吊子写手被绑异世

一大早的,就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微弱的物件撞击之声。大概又是母上开始准备早餐了吧,我想。

既然听到了声音,我便试图从粘稠的意识中睁开双眼,进而缓缓挪动身体,以此来唤醒每一处的知觉。

但我突然被一股强烈的麻痹之感击中了。

那是由手及手腕之处传来的,让人浑身都不舒服的钝痛。

我抬头看去,却突然被自己的这个动作吓到了,接着视野中出现的物象更是使我根本无法转动眼球。

本来应该映入眼帘的我的小屋,和本来应该随意放在身侧的我的双手,全都不对——

我的双手以手腕交叠之姿吊着我的双臂出现在我的头顶,不过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像是有无形的绳索将我的双手束缚住,再将我整个人都吊了起来。

我尝试着...

沉默寡言的骑士 FIN.

01.

我曾问过十五岁的久嘉是否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他蹲在我身边,看着对面墙上悬挂的鹿头心不在焉地对我说记得。接着他以并无起伏的语气描述了当时他跟着改造中心的工作人员进入我房间的时候我的脸色是多么的屎。

其实我事后也不止一次地向他解释过了。那不过是我的裤腿上粘上了三明治的碎屑,在我俯身擦拭的时候手肘不小心戳到了轮椅的转换按钮,结果轮椅便开始在屋里乱转,在险险擦到书架之时被我按下了停止。虽然这听起来并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故,但对于平日里需要轮椅代步体力为负的我,这几乎算得上一场噩梦了。

久嘉或许是见我又要开口解释,就为难地揉了揉他深蓝色的乱发,接着站了起来,转到我身后。

“我推你回...

【设定+】直至末日仍无法哭泣的宇宙【不再更新】

空气中弥漫着咸腻的油脂味道,向狭小的玻璃窗看去,也只有那触不到的光。

却好似只有我在这里闲着感伤一样,周围的改造师和改造者眼神空洞地望着那个方向。

巨大的荧幕上投射着由蓝色射线聚成的3D模型,没有头发没有衣服,可怜地随着讲师的动作旋转着。

"大家好,我是来自hexagram的执法者托利。今天我来,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是来寻找愿意成为执法者的人的。"

从那男子嘴中冒出的一串英文,是在如今改造者横行的当代,如同警察局一样的组织。不同于警察局的部分,便是他们那更类似于犯罪者的抓捕手段——违者,即死。这几乎让他们在改造者界变的恶名昭著。

至于违反的是什么,就是很微妙的一...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