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酱

咕咕咕咕咕咕咕

回到顶部

【速写】短发的梦行少女

我叫原际。时常从梦中惊醒。

夜晚的梦错综复杂,如同现实一般纠缠着我,那种感觉近乎真实,像是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故我称入梦为“钥匙”,打开另一世界的大门,让我从离奇的本源世界脱离到另一个更加离奇诡谲的新世界。

通过睡眠可以进行更改世界线这种能力,或许我有。

但我无论在另世界里如何哭泣欢笑,睁开双眼的时候,还是一成不变的本世界。

梦做得太多,会分不清现实。

比较容易分辨的办法是,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的话,就没的说,欢迎回家。

我也时常会遇见与现世相似的人类,就像世界线传说上讲的,你看到的即使是一模一样相差无两的人,他们也不能称为是“同一人”,因为视角已经扩展到多条平行以及不平行的世...

【速写】【设定】半吊子写手被绑异世

一大早的,就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微弱的物件撞击之声。大概又是母上开始准备早餐了吧,我想。

既然听到了声音,我便试图从粘稠的意识中睁开双眼,进而缓缓挪动身体,以此来唤醒每一处的知觉。

但我突然被一股强烈的麻痹之感击中了。

那是由手及手腕之处传来的,让人浑身都不舒服的钝痛。

我抬头看去,却突然被自己的这个动作吓到了,接着视野中出现的物象更是使我根本无法转动眼球。

本来应该映入眼帘的我的小屋,和本来应该随意放在身侧的我的双手,全都不对——

我的双手以手腕交叠之姿吊着我的双臂出现在我的头顶,不过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像是有无形的绳索将我的双手束缚住,再将我整个人都吊了起来。

我尝试着...

【速写】内核猎手与岩壁之城

我总是习惯忽略德兰湖周边的肥硕目标,不仅是因为塞德里克喜欢把这事儿交给外人干,还因为德兰地区的民俗实在是常常让我浑身难受。

倒不是说什么吃喝之类的习惯让我觉得不爽,而是大多人都像我前面这位一样,战斗前要报名号,有的可能还爱摆姿势,甩武器的时候华丽地转个腕,开大之时选择大吼一声......我不知道是不是德兰的祖先太过善良,反正我是不喜欢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做法。

于是我卷出了刀,腾空而起,俯掠迎他,看都不看,虎口一递,半米的刀刃尽数没入他的脖颈,从另一侧贯穿而出。

他依旧吼着,嗓音却已支离破碎。

我抬脚踩住倒落的他的肩膀,在他脖颈里乱搅一通,血肉撕裂和骨刃相撞的声音令我咋舌,不过幸好我很快...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