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响应 01

我是在前往画室的路上得知被Z大录取的消息的,接到我妈电话的时候,一脚就踩进了旁边的泥坑里。然后我在道边儿蹦了两下,继续往画室走。

除了差点坠毁在姬友小獭的飞机场上,我连画室的老师也顺带抱了,还吃了一嘴他的头发(当然没可能吃掉)。吓得这三十几岁的大哥,惊慌地拍了拍我的后背。等到我报了喜,那种沉痛的表情才从他脸上撤退,长吁了一口气。

十分钟后他终于抚平了自己的中分刘海,说以为我被人追杀。听到这我一脸无辜地看向小獭,她摇了摇头讲我没那么夸张,话音刚落就削断了一根5B。我笑得画板都砸头上了。




结果刚来Z大不到一个月,我就觉着自惭形愧。长相搭不上隔壁院最后一班车,技术又玩不过旁边那谁的一根手指头,于是我头发越来越少。后来又想着头发都没人家多了,难过得无以复加。

等到缓过神来,就到了百团大战的时候。我是掏出了开学时候发的小白册子翻了又翻,也没找到适合自己的社团。正巧小獭那天来我们学校玩,我就一溜烟地跑出去和她吃饭了。

哦,对了,我和小獭最终考到了同一所城市,虽然几乎分处城市两边,但偶尔的往来也会让人格外兴奋。

当晚我们去吃了火锅。

然后几个人对坐着分食着少得可怜的肉。

就算是为了喝酒也不能只叫这么一点啊,我对着那个半路跑出来还搭着另外一妹子的基佬鸱暗自腹诽道。本来我与小獭的二人约会,突然就变成了四人的吹水大会。

就着菜叶好歹喝下去了一瓶,我伸手要对面那妹子递我瓶起子,打开第二瓶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连人家名字都没问。于是我站起身,用力拍了下正在往碟子里面加辣椒油的鸱的脑门,问他吃了这么半天怎么没想到介绍介绍这位同学。

他对着碟子里的一坨辣椒挤眉弄眼,那妹子倒是自己开口介绍了。

“我叫林。”

“然后我是来向鸱学长讨债的。”

忘了介绍,鸱是小獭之前交好的网友,本人又是我Z大的学长,所以一来二去就变成了我和小獭的共同好友。林既然叫他学长,想必也是我们Z大的学生了吧。

“不是,我是隔壁B大的。”

林仿佛看穿了我在想什么,她边在锅里翻着丸子边说:“我们是一个高中的。”

“你欠人家什么了?”小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摆出一副滑稽的表情,并将自己的脖子向后位移了些许。

“就是单纯地请吃饭啦,请吃饭,”鸱正吮着筷子上的酱料,连忙解释:”之前欠了她一顿,这不今天还恰好碰见你俩,就一起请了嘛。”

“请?”我似乎捕捉到了关键词。

“服务员,菜单——”并不等我继续挑明,小獭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顺带一提,学长说的之前,可是两年前啊。”林笑了笑,伸手接过了服务员递来的菜单。

于是小獭急忙提了杯子起来,和鸱抵在唇边的碰了一下,一脸严肃地问他带没带够钱。看这架势,我也就赶紧跟了一杯,好显得他刚才的话无论如何也收不回了。

因为举杯太急,杯沿不小心磕到牙齿,发出铛的脆声。如果现在小獭偏过头来看看我,就会发现我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僵在了那里。

两年前……

两年……




我试图推开脑海中那张笑脸。

—————————————————

给 @推理没写完不改名 的返文!

这里有一些我的真实生活中的确发生过的小细节,也有一些随便乱编的根本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的情况。对于文中喝酒的情节我是乱写的,并没有试图影响你想好的情节啦。而且虽然你并没有说太多林的性格,但我还是觉得OOC了,真是糟糕。

最后结尾的转折实在生硬,但我想给猿ちゃん的喝醉找个理由啦。毕竟在喝酒这一点上,我对我自己的人设还是有点自信的!

总之请把这篇文章当作我对你的赠礼的感谢,或许也有评价隐藏其中。再次总之,再次感谢!

评论(5)
热度(2)

©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