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ity

kyaaaaaaaaaa感谢我树!爱您!
久违地咱有新人设啦 我在内心哇哇大叫ヽ(´∀`)ノ
对于岸禾妹子还是不由自主地会想到你呀
而且玄幺这个矮子 居然靠异能有泡到妞!

整篇文里 属电波社的名字最骚!现在想想又是一段黑历史!(当年你的生贺没写完……还是蛮遗憾……毕竟没写出官配树幺 才让你有机可乘啦hh)
不过我怀疑这是树哥的阴谋 嗯(ノ´ー`)ノ

台北在南方_:

生贺 @猿酱
短短短
生日快乐哟
祝你所有愿望都实现。
—————————————————————
—————————————————————




视野里是熟悉的浅咖色窗帘。

“你醒了。”

这是...阿树的声音...

“岸禾...”

—————————————————————
01

和前几日相同的一天。

站着军姿的玄幺眨了眨眼睛,思考等下去食堂吃些什么好,C大对和他一般的附中学生来说几乎没什么新鲜感,只剩一个食堂曾经没体验过。夏末的风挟着些许暖意,伴着教官的解散口令一起抚过他的耳朵随即和队列一齐散开。

一同散开的还有路过女生的长发。

本整齐地垂在一侧的长发随风飘起,被她用手掖到耳后,露出白皙的侧脸,她的手指修长,腕上戴了一串枣红色的珠子。

从她身边跑过的时候,玄幺稍稍低下了头,刚好看见女生露出的小截脚踝,瘦削却不单薄。

然后他就顺着风跑过了。

02

第二次遇见是在社团招新的时候,递过传单的手让他感到些许熟悉,枣红色的温润珠子刚刚好的卡在手腕。

传单的内容很简单,灰白的背景上几张照片,右下角是地址和联系方式。玄幺接过传单略略扫了一眼,推测这是个人烟稀少的社团。

铅笔绘——在木质铅笔上作画。

传单照片上的作品很明显都出自一人之手,他估计这个社团也就达到最低的五人人数要求。

“学姐,你的社团人够吗?”

对方看向他的眼神带些惊讶,浅褐色的眼瞳映着暖阳的光点,还有,他本身。

人数果然是不足的。

两个成员毕业以后这里就只剩下三个人,如果招新后仍旧不足的话,就要废掉社团了。

正和玄幺的心意。

“合办一个社团吧。我想办的社团估计也不会有人加入,另一个人我来找,我们拼成同一个社团怎么样?”

把阿树拉进来人数就够了,玄幺这么打算着。

然后他看见对方轻轻攥住手中的铅笔,点了点头。

“你想办的社团是...” 声音清透而纯净。

“问题儿童脑电波研究社。”

直到分别后玄幺才意识到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只知道对方手上有一串枣红色的珠子,还有活动室的位置而已。

03

果然起晚了的玄幺把面包叼在嘴里,站到自动售货机前为了掏零钱而把手塞进口袋的时候摸到了其他的东西。

折叠整齐的传单展开后右下角的数字蓦地映入眼帘,把刚买的咖啡放在一旁,玄幺把电话拨了过去。

“您好,请问哪位?”

“我,玄幺。学姐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听见电话里传来对方清脆的笑声,

“岸禾。海岸的岸,稻禾的禾”

“那岸禾学姐待会儿见了,我赶着去上课。”

“好的,路上小心。”语罢便挂断了电话。

把号码储存好,玄幺默念对方的名字,岸禾... 很好听啊...

04

玄幺戴着耳机到达社团活动室的时候岸禾已经坐在里面了,已经有些旧了的桌子上是调好的颜料盘,对方坐在逆光的位置,小心翼翼地在铅笔上涂涂画画。

他没发出太大声音,轻手轻脚走进去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掏出耳机里正放着的校歌歌词纸质版背起来。大一新生有校歌合唱比赛,也算是C大的一个传统了。

岸禾把画好的铅笔挂起来之后,看见的是瘫在椅子上的玄幺,耳机随意搭在肩膀上,手里的歌词纸也留下些许皱褶。

“校歌?”

玄幺没气力地点了点头。岸禾对着他无奈地笑了笑,他也没精神回应。

然后对方拿走了他手里的歌词,开口清唱。

夏末时节依旧炎热,而对方的歌声似清风徐来。把混沌的思维一下梳理了清楚。

然后他学会了这首歌。

05

合唱比赛的时候玄幺看见了岸禾。初秋的天气坐在观众席里的对方在长裙外面套了一件薄衫,头发简单地在末尾束了起来,闲适恬淡的样子。

结束比赛他就跑去了活动室,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想问对方自己表现得好不好或者只是想早一点见到对方。

而岸禾却在他后面才出现。

对方似是缓缓地走回来的,并不像他一般气喘吁吁,甚至在手里拿了两瓶柠檬汽水,然后丢给他其中一瓶。

接到饮料的瞬间玄幺突然静了下来。

岸禾似乎有一种魔力,能让他的时光变缓,变得沉静而悠远。

是异能力吗?

那么,这种想让时间停住的心情,也是,异能力吗……

06

玄幺每天没课的时光几乎都在社团活动室度过了,社团虽然有五个人,但会待在活动室的却只有两个。

他,还有岸禾。

两个人从未相约,却每天都会相遇。大片的时间里即使在一间屋子里也没什么交集,他打他的游戏,她画她的画,或者各自抱着课外书看。

偶尔的时间里,他们会一起做些什么,比如玄幺无论如何也背不下的外文课文岸禾却可以神奇的让他记下,或者岸禾选不好的颜色他随意一指就很合适。

“为什么叫问题儿童非正常脑电波研究社呢?”

岸禾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玄幺正在看一部外国电影,他扯掉耳机,斟酌许久才给出回答。

“因为我就是问题儿童。”

“我有异能力。”

他看见对方睁大了眼睛。

“什么能力...?”

居然没有怀疑真实与否。

“重力控制。就像这样。”

他指了指岸禾刚清洗过的调色盘,里面还留着深深浅浅蓝色的水没有倒去。

然后液体一滴一滴浮在空中,由深至浅。接着缓缓地朝岸禾围绕,环成螺旋。落日最后的残光从年久老化的窗照进来,折射出闪亮的光彩,直至最后一缕光被大地收敛。

水珠又重新回到调色盘里,之后是短暂的沉默。

玄幺没有将视线离开调色盘,他没去看岸禾的反应。

也没有勇气去看。

可他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步、一步。

“很美。”

嗯?

她拥住他。

“刚刚,很美。”

07

校庆在十月末举行。

满地落叶和清凉的风昭示着深秋已近。玄幺和岸禾的社团并没在校庆举行什么活动,两个社长只是相约一起看校庆当天夜晚的烟花。

那天的白日和平时并没什么不同,岸禾在铅笔上写写画画,玄幺戴着眼罩小憩。黄昏他们一起去便利店解决了晚餐还互赠饮料。

停住就好了,时间。

玄幺跟在岸禾后面回活动室的时候这样想着。

对方穿着格子风衣,相比刚遇见时长了一点的头发散着,和当时一般的温润。

他把手揣在口袋里,站在活动室门前等待烟花。

他们的活动室有些偏僻,是不属于教学楼的一间小屋,却因为地势偏高很适合看烟花。

此刻的这里就像一个秘密基地。

“开始了!”

他听见岸禾带了一点激动的声音转过头去,对方很专注,眼睛里映着烟花闪烁的光芒。

这种总是想要时间停住的心情,是你的异能吧。

他这样想着又转回去看烟花。

08

岸禾说有东西要给他。

从未相约过的两个人今天却说好在傍晚在活动室相见。

玄幺有点紧张,这种不知所措的心情不知来源于何处。他握紧手里的柠檬汽水,向目的地走去。

岸禾已经在门口了。

他朝对方摆摆手,却没被看见,只好奋力向前跑去。

“岸禾。”

没有回应。

“岸禾。”

你在看哪?

“岸禾?”

“岸禾!”

他把手里的柠檬汽水...柠檬汽水?

他的手里并没有柠檬汽水。

眼前的场景一点点暗下去。他看见活动室在夕阳下的样子,看见岸禾的长发被风吹起,看见她的手中,握着一支铅笔。

然后全部被黑暗代替。

09

视野里是熟悉的浅咖色窗帘。

“你醒了。”

这是...阿树的声音...

“岸禾...”

“那是谁?”

是梦吗,那一切。

10

玄幺打开书桌的抽屉,靠在右侧的一捆木质铅笔里,有一支画满了烟花,还有一个少年的背影。

评论
热度(3)
  1. 猿酱台北在南方_ 转载了此文字
    kyaaaaaaaaaa感谢我树!爱您!久违地咱有新人设啦 我在内心哇哇大叫ヽ(´∀`)ノ 对于岸禾

©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