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挑战三十题改 01B

前篇:写手挑战三十题改 01A

 

 

“族纹吗?”刚才还一言不发的丙突然凑过来,给她吓了一跳。

“是的,今天约好送几位过去那地方,就画了两笔,算是方便龙族老祖宗识别族中人的方式吧。认出了有后人在,她们总不会为难我们。”一旁正在整理小物件的龙亦琼插嘴道。

传说神龙一派向来喜香,旧时龙族勇士出战,总会有家人用自制的香料浸墨,仔细地在他们脸上描画些特殊的纹路,既是祈求神龙护佑家人平安归来,又寄托了自己的七分惦记三分祝福,于是得以流行下来,甚至一度演变出相关职业和各种艺术流派。

耳珀脸上的浅金色族纹看起来十分精美,按龙亦琼的说法,应该是他给她描上去的。反观龙亦琼自己,只有一边脸颊上抹着三道杠,估计就是他那妹妹胡乱对付上的吧。

丙沉默地在两人之间望来望去,间歇时侧身躲过了龙耳珀的一记手刀。

“别顾着欣赏我哥啦……出发出发!”

“来来来,那边那两个,小乙过来和我坐。”她看见龙亦琼与丙先后走了出去,便又叫了一边仍在斗嘴的甲乙两人,一边调整着自己的腰带一边转身出了门。

甲不是第一天见这她这飞蜥了,但今天看见它时却忍不住不挑了挑眉,“哟嗬?”皱裂的皮肤纹路中嵌着层粉色的荧虫碎末,并随着它的呼吸被弹到周围的空气中,弥散成诡异的空间态。

“它喜欢这样啦,哎呀,别管了你快去我哥那帮忙!”

龙耳珀翻身坐上了巨型飞蜥的脊背,弯着眼睛摸了摸它的脖子,这就拉了乙坐在她怀里,和她哥哥挥手示意了。

“谢谢,不劳费心,我来装就好。”

“你妹妹让我来帮你的……我来!”甲走到龙亦琼这边,看见丙早已经骑上了这只飞蜥,正铺着张纸在飞蜥背后写些什么,一时心不在焉,差点把龙亦琼撞进了行李箱里面。

然后他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嗤笑。他瞪了丙一眼,请亦琼先翻上了飞蜥,自己随后也上了去。


经过一早上的折腾,五人终于出发了。飞在空中的时候,乙不断地发出惊呼,为俯瞰到的龙之谷深处的景色感到赞叹,不断地向耳珀夸着些什么,而另一边,甲扯着她哥的腰带,一边听着丙叨叨龙之谷的植物群,一边瘪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吐出来。

远处的紫色晶湖使天边的色彩氤氲起来,飞蜥飞过,在下方的竹林拉出一片巨大的影子。此时欢声笑语的几人,从未想过,他们此行会失去什么。

龙耳珀的自述

 

(可怕的黑历史时间)


姓名:龙二白

亲人:龙一穷(哥哥)

好友:谷中适龄村民

座右铭:“绝不会让哥哥受伤。”

口头禅:“你奶奶个熊的”/“你妹”

在意的人:龙一穷

种族:龙族

归属:龙之谷

守护兽:(图片)

角色歌:小丑面具

面具上画着小丑不是一只老虎 
无时无刻地微笑从没变过角度 
生日的愿望永远是祝大家幸福 
关心地问候拥抱 气温却是零下十度 
猜错了谜底 换你变脸 反正 喜怒和哀乐 都是表面 
猜中了谜底 换你表演 反正 虚幻和真相 都错乱 
……
维护世界和平是谁的首要任务 
其实在害怕赤裸着心会被投诉 
面具底下的呢喃有谁听得清楚 
只有皮笑心不笑 未免活得 也太辛苦 

……
对求救 视若无睹 无情能 自我保护 
我越是 活得冷酷 越是中 孤独的毒 
面具下 每寸皮肤 渴望能 感受温度 
快乐越 逃 越加速 我却抓也抓不住 
别人还对我羡慕 
小丑面具笑得比谁都更开心 
藏不住那一双哭红的眼睛 
小丑面具伪装成无辜的表情 
催眠你沉睡在无解的梦境 
谁看清我的真面目 似笑非笑 不流泪的痛哭 
谁看清我的真面目 变个魔术 把面具都摘除 
……

备注:

甬道里越来越多的机关被触动,箭从四面八方射过来,恶龙又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逼近。

龙二白慌张逃窜,飞出暗器打落一支支直射向自己的箭,“2号……”是老板的声音,“你向前跑有一个没有火把的灯柱,为通道机关,你出去后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哈哈哈……”阴冷的笑回荡在二白耳边,冷得二白打了一个冷颤。

男主看龙二白逃的呆愣,急忙拉她,小声问:“二白,你怎么了?”

龙二白脑子里一片混乱,自己参加组织就是为了保护哥哥不受伤害,可是为什么老板连哥哥也要杀,澜沧已经为了救我而牺牲了,我难道还要杀害这些日夜陪伴着哥哥的……朋友们吗?

二白抬头看了看哥哥的背影,男二挥起武器打掉一支直射龙一穷心脏的箭。

决不能,不能再让哥哥受伤!!

龙二白的眼神变得坚决,他拉住男主一字一句的说:“这些天你们被人追杀,全都是因为我。”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龙二白,“我知道我不可原谅,但请你们相信我一次,向前跑有一个没有火把的灯柱,为通道机关,可到安全的陆地……”

龙一穷咬着下嘴唇拉起妹妹的手:“那我们走吧……他们会原谅你的,我们并没有损失啊。”

女主用力点了点头,“傻哥哥,这只龙……马上就来了,躲不过的,男主,请你照顾哥哥,拜托大家了!”

恶龙跑步损坏墙壁设施的轰隆声连连传来,“来不及了,大家快走!”龙二白一挥手,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结界,然后她用短剑割开了右手血脉,手飞快地结印,周围逐渐有红光聚集。

“她要用时之龙,他会死的,谁去救救她!”龙一穷用力拍打着结界,结界却只是泛起波澜,一会就平静了。

轰隆声不断靠近,恶龙就这样出现在龙二白的背后,“哥哥……再见。”转身。

“一穷!快走!”

“妹妹……”龙一穷双膝跪地,双手攥得紧紧的,骨节都发出声音。

“二白将要牺牲,我们也……但我们必须走,她不就是这么希望的吗?”女主凑到一穷身边安慰着。

“时之龙,龙族契约者龙二白,兑现契约,请你现身,召!”火光冲天,那里已经再也没有那个时常抽风,调戏男猪脚,生龙活虎的龙二白了,只有龙的嘶吼声传遍甬道,带来悠长的撕心裂肺的回声。

“二白……”

盈眶泪水,终于落下来。 


—————————————————

好不容易逼自己写个几个题,结果第一题就坑在这里了。这篇与其说是黑历史改写,不如说是黑历史的拓展,是紧接在黑历史这一段前面的文段。

而黑历史本身就是个bug,当时年少的我为了简述人设一生中的大起大落,写出来的这一段如同拉了段30倍速的屎。

所以我就没写下去。嘛,我发现我唯一的进步就是能够接受自己是个菜鸡的事实了,不是原来不服菜硬要写的孩子了。

有进步就好……有进步就好……有进步就……好!【学会坚强.jpg】

评论
热度(2)

©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