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挑战三十题改 01A

写了一堆也没有写到黑历史本来的情节 不过黑历史本身就是一个人设表来着 所以这前面的一大堆就算是对于设定本身的改写吧 黑历史暂匿不发(。

01. 请默写一遍过去的某篇黑历史(然后对照)


乙小姐不敢多睡,天刚亮就咬牙逼了自己起来,对照着昨晚丙发给所有人的单子又细细查验了一遍,还又在腰和腿侧绑了好几把精锻短刀才住了手——即使她并不是擅长近战的武者。

等到她磨磨蹭蹭地下了楼来,也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早出一个时辰有余。转头一看,却发现甲已经出现在了酒馆大厅。

甲倚在木制的柜台外,嘴里衔个小茶杯,一手吊着本书,一手扶着桌沿。这会他正歪着脑袋读着这一页的最后几行,就被身后传来的巨响吓得差点连杯子都咬碎了。

他好歹镇静了一下把杯子从嘴边撤下,再回过头去,就看见乙在柜台里面把半个身子都贴在桌面上,探出头来笑眯眯地看他。

“吓到了?”虽然乙没有发出声音,但甲看到她这个表情,就觉得她仿佛在说这句话一样。

“我手里拿的可是丙大学士的书,这我要被你吓到,手一抖把书扔了,他还不得今天一天都在我耳边发牢骚?“

甲装作有点紧张地拽了拽身上的布甲,夸张地抖了三抖。他看乙压根不当回事,就想着再和她抱怨几句,给她传达一下自己的小愤怒。

“你又不是不知道丙……要还不是扔了,是扯掉了一页或者什么,我估计他都能给我把头发扯没……”甲一边说着,一边拿着那本书比比划划,假装做着撕书的动作。

“是吗?”

一道低低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甲本能地瑟缩了一下,慢慢地转过头去,就发现丙低着个头杵在他后面。

“我……哎那什么……丙大师!我吓唬她那!”

甲在这边一急,拍马的词立马就蹦了出来。结果发现丙不但没应他一声,更是连正脸都不给他的,直勾勾地盯着他手里看。

“我不看了,我还你还不行吗……“甲觉得自己都这样说了,丙也没个反应,就赌气般地提高了音量,并回头准备合上书还给他,结果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什么了。

这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他手指之间夹着的那页书,被他拎着拎着已经开始脱离组织了,再加上刚才的几次惊吓,基本大半页快被他撕了下来。

然后他砰地一声对合了手里的书,转过头来笑得一脸灿烂——

“我说哥们儿,你这书我喜爱得紧,反正你书多,不如割爱与我……你看如何?”

乙看着甲强颜欢笑,脸皱得像个包子,接着又把那仅会的文绉词语一股脑地往外倒,一句话说得不伦不类,在一边不禁笑得花枝乱颤。

“头伸过来。”

然后她就又听到丙补了这一句,干脆不顾形象地拍桌大笑起来。乙笑着笑着,面前俩人突然不出声了,于是赶忙抹了眼泪抬头看。

这就看见丙抓着甲的辫子,甲扣住了丙的手腕,两人正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地看向门口,丙倒是没什么表情,甲在那表情看起来又是惊讶又是尴尬的,倒是更像个包子了。

乙好奇地走出柜台,想看看两人正在看个什么东西,这就听到门口来人的声音。

“爱妃,几日不见,你竟与他人私通款曲,真是叫朕肝肠寸断啊!”

循声看去,就看见龙耳珀正在门边一脸沉痛地捂着心口,还时不时发出吸鼻涕的声音。

“耳珀你来啦!快别装了,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爱妃'他把丙的书都给撕了哈哈哈!“

“啊?是吗!没想到我这爱妃不仅水性杨花,还是个爱惹事的主儿……善哉善哉……还是走为上计罢!”

龙耳珀装模做样地就要往门外跑,结果被门外的一只手揪住给扔了回来。

接着那身后的人也走了进来。然后龙家两兄妹就都站在这酒馆大厅里了。

“嘿嘿……”龙耳珀对着自家哥哥傻笑了两声,正准备继续调侃甲和丙,结果看见两人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姿态,只能遗憾地嘟囔了两声:”这就不玩啦?我还没看够那……“

“你的脸……”

刚才她在门口的时候,因为背光,也就只能看见个表情。这回她走进来了,看到她的脸,不禁小小惊讶了一下。

这位向来素着一张脸的龙族少女,今天居然在脸上下了功夫。还不是普通的那种。

“你不是要勾引我吧!老子定力可是很强的!”甲突然就气鼓鼓地喊了一句。

“你在那乱七八糟地想些什么那!”

龙耳珀看到乙回手给了甲一个肘击,笑着舔了舔自己的小尖牙,仿佛对这种夫妻日常已经见怪不怪。

“族纹吗?”刚才还一言不发的丙突然凑过来,给她吓了一跳。

“是的,今天约好送几位过去那地方,就画了两笔,算是方便龙族老祖宗识别族中人的方式吧。认出了有后人在,她们总不会为难我们。”一旁正在整理小物件的龙亦琼插嘴道。

传说神龙一派向来喜香,旧时龙族勇士出战,总会有家人用自制的香料浸墨,仔细地在他们脸上描画些特殊的纹路,既是祈求神龙护佑家人平安归来,又寄托了自己的七分惦记三分祝福,于是得以流行下来,甚至一度演变出相关职业和各种艺术流派。

龙耳珀脸上的浅金色族纹看起来十分精美,按龙亦琼的说法,应该是他给她描上去的。反观龙亦琼自己,只有一边脸颊上抹着三道杠,估计就是他那妹妹胡乱对付上的吧。

评论
热度(2)

©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