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劣的世界征服_苏攸树篇【不再更新】

我在一阵剧烈的疼痛中张开双眼,看清情况之后,我尝试着搬开那只踩在我小腹上的肥胖的脚。

一声嗤笑传来,我抬眼看到高齐用力挤出的恐怖笑容,还有一旁几个和他一样溢满肥肉的他的小弟,也抱着肩膀露出并不齐的牙齿。

好像对这气氛颇为高兴似的,高齐加重了脚上的力气,我看见他另一只脚缓缓挣扎着离开地面。我抓住他脚踝的手指陷入了层层白肉之间,我甚至摸不到他的骨头。

面积不大的食堂只有我们几人,高齐压在膝盖上的手腕恰好能让我辩识出在他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十二点十五。现在大概是吃饭时间后的一小时左右,不管是吃饭的孩子还是饭堂阿姨没有理由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而我想我还在这里的原因——

大概是因为我睡着了。

至于躺在地板上的原因我无法确定。不过无论是同桌吃饭的孩子走出去之时让我失去了平衡,还是高齐他们将我推倒在了地上,现在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盯着高齐调整着身体越抬越高的右脚,其间他和他的伙伴说着许多揶揄我的脏话。我不准备作出任何反应,我只是在等一个机会。

来了!

高齐越说越兴奋,竟手舞足蹈起来,膝盖上的手和另一只扶在桌子上的手全都离开了原处,在空中胡乱甩着。我忍住疼痛,缓缓挺直腰板,手上加力,干净利落地做出了一个动作。

他猝不及防,被我甩到一边。脊背撞到桌腿上,发出咣地重响。被他重击而飞起来的椅子,在他的脸上划出一道可怖的,恐怕还带着木屑的伤口。

高齐杀猪般的嚎叫划破了仅几秒的寂静,响彻了整个食堂,而他那些伙伴居然只是呆住了。

我扶住桌子站了起来,尝试地走了几步,可高齐的号哭如同玻璃碎片一样割划着我的耳膜,这让我觉得有些恶心,于是我又走了回去。

我扯开高齐周围手忙脚乱的胖子们,他们脸上纯粹的慌张让我有些开心,孩子就要有些孩子的样子,不是吗?

我一步步逼近了高齐,他陡然噤声,向上翻着眼仁,目光闪动。

实际上我知道他在看我,但他那样害怕,刚才的嚣张气焰了无踪迹。于是我也笑了,和他曾经发出的笑声一样响亮。我将手掌挥向他那流血的脸颊,在快要接触时生生停住,然后死死地按了下去。

“啊……”

高齐他张大了嘴,发出的却只是破碎的呜咽声,那恐惧似乎变得并不真切。他看着我,眼中的情绪惊涛拍岸般几乎溢出。

那是如此复杂的情感。恐惧,紧张,惊讶,甚至夹杂着庆幸。

我了解一切。他恐怕是对我脸颊上那道凭空出现的伤口感到很熟悉吧。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每拂过一次,他就战栗一会儿,嘴角抽搐着似乎想要压制住笑容一般。

他应该感觉到自己的背也变得不痛了吧。

我不准备继续看他愚蠢至极的表情了,我扶着桌子一路走向食堂门口。背后的骨头嘎嘎作响。

好困。我准备回去睡觉。



我可以转移伤痛。

任何有情感的活物,我只要接触,便可以抹去或是伤痛。并不是凭空消失或出现,我以自身为媒介、自身的痛苦为代价,我掌控着这一切。

通过触碰可以自由移动的伤,甚至可以友好平分的伤,到底有多痛呢?

我从未知道,对我来说,这只是一种能力而已。

—————————————————

关于拙劣的世界征服_苏攸树篇:

高三时候写给 @台北在南方_ 太太的生贺一篇!其实完成的部分有两章,但第二章已经开始OOC了,于是就忍痛裁掉了……

拙劣的世界征服系列呢,本来是架空自当年的另一篇接文,写得时候大家意外地都很持久,所以写了超级多。但小说写得这样又多又快无疑是会漏洞百出加情感缺乏啦。于是在我想要翻写的想法里,诞生了这篇别传,来补充主角之一苏攸树在遇见大家之前的故事。

苏攸树的基本点数是由台北太太自己设定,而异能部分则是由我更改且延伸的。在我看来,他喜怒不明却又极度嗜睡,明明守着个大金山(此处指系列中另外一个角色)却还要打工打到天昏地暗,总之是一个高举反差萌大旗的可爱角色!最后,另此特别注明树哥的异能参考自乙一老师的短篇小说《伤》。(我超爱乙一老师的啊qwq)

评论(2)
热度(1)

©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