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后的告白【不再更新】

01.

相原里香现在只想赶回家钻进被窝,然后不顾一切地倒头大睡。然而现实却是她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在办公桌前对照着成沓的文件。

刚刚大学毕业的相原在多次面试后终于得到了一份工作,在见过了领导和前辈们之后开始了试用期。不过虽然是新来的,还是得到了相当多的工作量。当相原对年纪差不多的小林小声抱怨的时候,小林敲着键盘说道。

“因为相原桑长得很能干啊。”

午休的时候,相原为了这个说法特地跑到前辈们的穿衣镜那里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自己。略过齐肩短发的部分,稍稍存了私心穿起的红色针织衫,扣子部分却歪歪扭扭地出现了不和谐。很普通的工作新手形象,但如果非要说些什么的话,留给小林那样印象的大概就是自己这张脸了吧。

略微有些硬朗的轮廓,稍带着欧洲风格的长相,如果笑起来的话,也称不上甜美。由此她还曾被许多人笑称“脸是国民男友”。

其实也不是说很糟糕,只是长相如此帅气在身材娇小的她身上显得偏差值有些大而已。

相原双手沾了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鼓起腮帮表示对自己的鼓励。毕竟是才脱离校园的大学生,一头扎进工作岗位什么的总归勉强。

再加上前一天晚些时候去了便利店,结果回家的半路遇上了大雨。即使到了家中就洗了热水澡蒙进被子里,但第二天一早情况还是变得很糟糕。疼痛盘踞在脑子里,不仅咽痛了起来还微微有些左右颠来倒去的鼻塞。

开工第一天就请假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于是实习生相原便还是拖着充斥着一团浆糊的脑袋和阴沉的能干脸蹭到了工作单位。

说到工作单位,这家较知名的出版社倒也合自己心意,即使并不是能接触到作品的编辑部,能够作为这里营销部的一员也是满足了。

等到下班的时候,相原和新同事小林一干点头表示多关照了,还和一部分妹子交换了line的ID,友好地挥手分别了。

远远地看到自家的防盗门,相原简直就要翻着跟头顺便来几个托马斯回旋冲进去,打开门的热气甚至让她有点想哭。她蹭掉了鞋趿拉上拖鞋进了房间就开始脱衣服,接着一头闷进了放了一会儿的洗澡水里。

潜了一会儿,想了想,又从差不多放满的浴缸里唰地起身,转头关上浴头,噔噔噔地跑出浴室,回来的时候拿了一盘子的甜甜圈和玉米片。

可以说生活得比较混乱的相原里香几个能数出来的爱好,除了书,大概就是甜食了。

泡了一会儿,浴室里氤氲着浓重的白雾,此时相原的手机发出了“开心line”的提示音,她小心地拿起手机查看。

“小相原今天怎么样?”

这是自大学前辈椎名的来信,看见这条使相原仿佛看见了眯眼坏笑的她,不禁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啊啊啊!怎么会好!”(语音)

“糟糕!国民男友大难题Σ(っ °Д °;)っ!”

“噫x”

“告诉你哦我的推上有你们隔壁办公室伊坂酱的动态她偷拍了你然后说超帅!!哈哈哈哈”(语音)

相原里香按下录音的手顿了顿,想起今天自己来的时候确实隔壁有一阵骚动来着。在这个极速发展的社会,女性的少女心似乎泛滥成灾,并没有任何固定的要求,甚至连性别都无所谓,相原就这样直接被扯进了话题中心。

想起能得到这份工作也多亏了椎名前辈的介绍,还是礼貌地回复了“不过我会努力的!要睡了!”这样的话,才关上了手机。

整理好了,躺到床上,她盯着天花板缓缓模糊了意识。




02.

相原里香坐在办公桌前,这回不仅吸着鼻涕,还黑着眼圈。

倒不是说什么身处新环境压力颇大,也不是什么天气太热睡不着如此种种。许久未做过梦的她这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她乘坐着地铁,任窗外景色变化,任乘客来来往往,相原却一直在地铁之上,从入梦到梦醒。梦境的场景近乎现实,行驶的音效让相原始终挂在睡眠边缘,浅浅入梦,不得安生。

路过的小林对着她指了指自己眼袋的位置,然后甩来了心疼的眼神以示安慰。

相原叹了口气。

但她依旧认真地做完了自己的工作,比别人迟了几分钟才关上电脑。集中精力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一松懈下来,她只觉得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

此时相原的哥哥打来电话问候,听到妹妹声音不对劲之后立即高声呼喊妹妹到自己家养病,相原拒绝了几次,病态的嗓子却喊不过心疼妹妹的哥哥,最终也只讲下了不用他来接的条件。

将近五点钟,相原到地铁站台等车。天是浓稠的蓝,等到她走到地下的时候,仿佛所有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她摇摇晃晃地走到那里,然后站在那里。

“啊。小心。”

突然有什么钻进了相原的耳廓,顺着血液脉络,一下子酥麻到脚底。

相原睁开了眼睛,虽然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闭上的,她微微抬起头来看着将自己用手臂轻轻拦住的人,那人倾着身子,将自己圈在怀里,而自己的动势像是要倒向轨道一样。

酥麻的感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冷汗。

“你没事吧。感觉你有些发热——”

“没事没事!”

尽管嘴上说着没事,眼泪不知道怎么就从眼眶里涌出来了。相原完全没有想哭的意思,但不知是因为眼前这人的声音太过温柔治愈,还是这几个月积累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在铺天盖地的泪水之中,相原暗搓搓地打量着对方。

深栗色的长卷发,琥珀纹路的半框眼镜,透过镜片隐隐约约能看见她眼角的泪痣,身高高于自己,身材也很不错。虽然对着自己脸上是无措的表情,但还是从容不迫地站在那里,时不时地给相原递上面巾纸。

“对不起!我这样你一定很困扰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相原里香终于停止了哭泣,以一种变得异常奇妙的嗓音向她表示了抱歉并点头示意感谢,两人你来我往地客气几句正准备告别,相原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然后掏出手机的瞬间,左肩被猛地撞击,她一个踉跄,直接把手机摔了出去。

“我X——”相原听到手机落地的声音忍不住大骂出口自带哔音。

她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伸出手来妄图触摸到前屏着地一片死局的手机,然而她的脚步已经挪不动了。相原目视着躺在地上的手机,歪了歪头,脑中闪现出起码十种应对和撕逼方式,终于迈步捡起手机,酝酿了一个表情向那人一字一顿地,不带任何情感地说道。

“赔我。”

即使看到是大概还在上学的少年面孔,即使心情也因为对方慌张的表情有所缓和,但她还是重复了一遍。

“我说……赔给我。”

周围路过的人都对这场景进行目光敬礼,相原握着手机伸出的手却被人握住了手腕。

“我赔你。”

抬眼望去是半框眼镜下眯起的眼睛,相原里香不禁愣住了。




03.

虽然对自己走的每一步都一清二楚,但相原坐到森近的车上时还是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她知道自己怎么上的车,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上车,就这样像是遇见了人口贩子一样被拐了上来。

“没想到你用是我们公司的高端机型啊,回去我给你修好,再给你来点套餐什么的,我跟你说我什么都不多,就是办公室一堆产品研发部供上来的零件……”

——对了,好像是因为手机的事情来着。

被握住手腕之后又被拉到一边,然后从对方递来的名片了解到她的名字叫森近春奈,是自己手机所属的公司的高层,而且明明在附近就停了自己的车,还是选择了坐地铁。相原不自觉地双手握紧安全带,看向自己右边轻车熟路操纵着看起来价值不菲汽车之人,森近好像是发现了相原的目光,自觉地转头笑了笑,然后轻启薄唇。

“啊,有点闷呢。”

低沉温柔的声线让相原抖了一抖,然后就只见森近握住方向盘的手向别处一晃,车的上部就开始了奇妙的移动拼装,最后变成了敞篷的状态。相原微微抬起下巴,看着高楼的轮廓将穹顶割成妙不可言的几何形状,最后看着看着还看到了撩过天际的客机。

“心情好多了?”

“咦?”

“感冒的人还是少吹风好,你家到了。”

相原急忙向外面一看,居然自己发了这么长时间的呆,到了哥哥家自己都不知道。

“你先用这个手机,你的手机修好了之后给你打电话。”

她看着森近春奈从后座拿起一个盒子,拎起其中一个手机就熟练地开始装卡。

“不不不……不用了,你能够送我我就很感激了,而且也不是你撞了我……”

森近将卡槽按进手机才抬头看着在车里就激动到站了起来,半个身子探在车外,且慌张挥着双手的相原里香,于是甩了甩装好的手机,歪了歪嘴说。

“那注意身体咯。拜拜。”

然后看都不看相原钻回车内弱弱地开门走出去的样子,只是还友好提醒了一下她的挎包仍然在座位上这个事实。等到相原与车离开了安全位置,一个“再见”呼啸在空气中远去了。

相原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打开哥哥家门的时候头疼牙疼发热鼻酸等感觉又突如其来席卷了她,她脱下鞋子懒得摆好就一头插进哥哥正坐着玩游戏的沙发。相原哥哥发现妹妹倒在自己身边,急忙暂停了游戏,摸了摸相原的脑袋,倒吸一口冷气。

“我说里香,你是来送人体暖手宝来了是吗!居然这么热!”

“哥……”

“唉……我抱你到床上去。”

相原的哥哥是一位很有实力的家中工作者,专门在社交网站上发表家庭食谱或是一些神奇的高玩视频,总而言之,就是明明可以出外工作偏偏要家里蹲。还有一句怎么说的来着,明明可以靠脸却偏偏要靠才华。单说相原本人就帅的飞起,不用说这位本就是男体的兄长了。不过,有的人长得越帅却越是异性绝缘体,连相原都一度怀疑自己的哥哥是不是性冷淡。

“喝光这碗热水,吃药,睡觉,然后给我向你上司请假。”

“不了哥哥……”

不仅是因为害怕丢了这份工作,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手机根本就没在自己那里,不管是摔碎的那个,还是新的那个。

然后想着想着却看见哥哥从自己背来的挎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扔在自己身边。

“诶——!!”




04.

相传在一堆解决不了的问题面前,让自己不再烦恼的最好方法就是睡个好觉。于是相原就这样做了,虽然这些烦心事不会在她睡觉的时候无故消失,但起码她的感冒会没那么困扰她。

然后其他的问题在相原里香一觉起来之后好像就变成了一个问题——森近春奈。

自己在地铁月台差点掉下轨道被她扶住,还耽误她时间充当自己的眼泪倾诉者,最后上演的闹剧也看起来也即将解决而且自己也顺带被安抚了。本来也嘴硬拒绝的手机现在就在自己的包里,相原变得不会去处理这种事情,或者说是不想。

虽然家庭和睦,甚至还有一个帅气的亲哥哥,但她从小就很独立,问题习惯自己解决,除了和别人有利益往来的挂钩,她几乎独来独往。就算是今天这样的问题,她也会解决得干净利落。而现在,好像是趁着相原因为感冒神志不清,森近就这样和她搅在了一起,不由得让她出现了一些不自然的感觉。

相原掏出胡乱塞在包里的名片,仔细对照着手机地图确认了上面的地址,想着假都请了身体也好些了不如明天就去搞清楚这件事情。然后胡乱翻了一下森近借给自己的这只手机,发现这只手机里通讯录里唯一的联系人就是森近春奈她自己,除了一个视频软件之后就是社交软件line了,幸好自己上传过账号,以至于可以在其他的设备上登录。

正好赶到相原闷得慌的坎儿,于是她完全没想就登陆了上去,短信验证后她刷了刷主页动态,给列位都赞了表情,突然发现有一条好友提示。

——是森近春奈。

Line会自动扫描通讯录好友,并作为一条推荐添加好友的信息提示出来。在通讯录里的森近就这样跳了出来,相原犹豫了了一下,还是点击了添加。

好友通过的刹那,一条信息接着过来。

“你是?”

“我是相原 今天谢谢你”

想着自己好像没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于是又加了后面半句。

“哦。不要着急,你的手机我今天送到技术部了。”

“不不不 我不着急 甚至不用修了 已经!”

“明天就可以修好了啊,到时候我送去给你。”

“这太麻烦你了 我去取吧!”

“没事的。不过你要是想来我们公司看看我倒也是欢迎。”

“我明天会去道谢的!”

“好。明天你可以直接打我的私人电话。”

相原直接用空格代替标点符号还时不时用感叹号加重的聊天风格,和森近逗号句号都具备的比较正式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莫名的让相原有一种压迫感,莫名的又想睡了。

于是她不客气的告了别,手机扔在一边,把鼻子以下的身体全都埋在被子里,直接一个遥控关灯,闭眼转了转眼珠预备睡觉。

而另一边的森近,明明过了下班时间许久,甚至已经接近深夜,她还是窝在有巨大落地窗的办公室里,看成沓的方案文件以及样机的检验数据,偶尔也会打开电脑看看网友对竞争对手产品的测评。作为策划组的一员,同时还身兼副总监的她即使有时候没那么多工作,也习惯性忙到很晚,偶尔会忙里偷闲也不会像电视里那样喝悠哉地喝高档红酒,她只是会冲一杯奶粉,然后刷刷line的消息。

其实对于她这个年纪,也不过是比相原刚进入社会几年,只不过她赶上了个好时候好机会而已。能够坐上今天这个位置,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幸运。所以她很珍惜地努力着。

森近端着牛奶走到落地窗前,远眺着深夜仍灯火通明的东京。

—————————————————

关于地球最后的告白:

没错,这个“地球最后的告白”就是指那首同名曲砸!当时虽然想套路歌词去写,但以上的部分和歌词却还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原LO居然把森近同学写成了一个大土豪……而且还是最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种……不过多亏了写这篇文的热情,让我勾搭到了文中相原里香的原型 @Nkii太记得吃肉 !(跑圈)所以既然妹子已经到手啦,我就不写啦哈哈哈XD

评论

©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