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酱

多好的极乐土啊

回到顶部

Hurry Down The Chimney Tonight 快从烟囱上下来

Tom Holland×你

读前须知:设定为世界同时存在蜘蛛侠和蜘蛛侠电影,Tom先成为了蜘蛛侠才成为了蜘蛛侠的演员。仅严格遵守试镜、各电影上映时间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使用万能的“蜘蛛侠不止一个”理论。

-

2 0 1 4 年 

你抱着膝盖靠在客厅的那个小沙发上,旁边坐着前一阵子在网上海淘的蜘蛛侠等身抱枕,为了让它看起来开心一点,还给它戴了一顶圣诞帽子。

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你三十分钟前塞进DVD机的《超凡蜘蛛侠2》。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选片原因。只是因为你的小蜘蛛今天下午告诉你他今晚可能不会过来了。

你把最后一块披萨塞进嘴里,尽管它现在已经变得半热不凉,却也不能吸引你半点的注意力。

“我很享受圣诞节。”就像你在视话中告诉Tom的那样,你又对自己说了一遍。

Andrew Garfield饰演的蜘蛛侠又瘦又高,但这并不影响你代入Tom。尤其是当他和格温从那座钟塔上唰地掉下去的时候,你几乎就要按下暂停键。

你有些担心他。虽然Tom总会把你俩之间的事情不小心在电视上讲出来,但在向你保守秘密上,他意外地总是做得很不错。比如说今天下午你气呼呼地挂掉电话之后,你才想起来他刚刚完全没有告诉你:他到底去哪了。

或许是因为你总是忘记刨根问底——

想到这里,你不禁咬牙切齿地哎哟了一声,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呼吸困难一样、病怏怏地倒在了沙发上。而那个人形抱枕被你七扭八歪的抱在怀里,圣诞帽歪在一旁。

你从沙发缝里掏出手机,不出所料,除了你压根不擅长玩的那个音乐游戏发来的圣诞活动提示,屏幕上没有显示任何新消息。

干吗要拒绝室友的邀请呢?

你不由得后悔起来,要是那时候答应了她们,现在就不用待在这里独守空房了。

于是你心虚地点开了相机,抱着旁边的蜘蛛人扁扁的头拍了一张合照。只希望当你把它上传到Instagram的时候,她们能从你哇哇大哭的emoji里看出端倪。

就在你放下手机,打算干脆睡一会好了的时候,玄关突然传来咔嗒一声。

你几乎是立刻坐起身来向身后看去。而那顶圣诞帽,终于被你甩到了地上。

“嘿——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想我!”

Tom倚在门口的吧台边上,晃着手机屏幕笑盈盈地和你打招呼。棕色的大衣从他的肩膀上滑下来,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牛仔夹克和T恤。

不等你回答,他又自顾自地低下了头,手指在手机上点来点去。

[ tomholland2013 评论了你的最新动态。]

“?”

你疑惑地瞟了一眼他,但还是转向手机点开了通知。而当你看到那条文字的时候,Tom刚好走了过来,把大衣搭在了沙发后面。

于是他凑到你耳边,卷卷的棕色头发磨蹭着你的鬓角,用他那独特的、好似latte一般的声音,把那句评论一字一顿地重复给了你听:“我、觉得、我、有点、嫉妒了。”

看到你吓了一跳的表情,他才满足地笑着绕过来坐在了你身边。

——好吧,他让你彻底想起来你的男朋友是个超级英雄了。你根本发现不了他靠近。

“你好!蜘蛛侠!”

Tom又开始脱他的牛仔外套,挑着眉毛把手从袖子里抽出来,还没忘了对着你怀里的抱枕调侃一句。

于是你窘迫地把它抱得更紧了,把自己的脸埋在了它的肩膀后面。

其实你根本就是差点笑出了声音。虽然你等了他一个晚上,但他还是过来了——而且一看到那样一张可爱的脸,你哪里还有一点不快的念头。

你等了一会没见他说话,只好自己把抱枕挪开。却看到他换上了蜘蛛侠制服。

“你又要走了吗?”

你觉得自己的脸色现在一定很难看。下次你把那件制服从洗衣篮里捡起来的时候,一定要把它剪一个大洞,你没由头的想着。

“不啊。”

“我只是在想,与其让你抱着那个冒牌货,不如来抱抱我。”Tom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你。

混蛋——

你从沙发上挣扎起来,看上去就像要往这位少年演员的脸上狠狠地揍上一拳。

但你只是把那碍事的面罩从他手里拿走了。

“这个就算了……”你吻了上去。

在那个长长的吻之后,你终于听到了那句迟到的——

“Merry Chrismas, my love.”

(完)





彩蛋:

你醒来之后怎么也找不到那张《超凡蜘蛛侠2》的DVD,只好从亚马逊上又买了一张还给室友,然后就把这事忘了个干净。

直到你看到了漫威的新蜘蛛侠候选名单。

———————————————————

情!敌!们!圣!诞!快!乐!

第一次写完了一篇荷兰男朋友!虽然尽量下手谨慎了一些,结果还是头重脚轻、OOC了——(ry

文章名字取自Santa Baby,是一首小甜歌。推荐Daniela Andrade的版本!

之后可能会开其他的荷兰你,现在想好的有赛博朋克和HP的au,至于写不写的出来……

可能需要Tom的亲亲才行。

评论(7)
热度(10)
©猿酱 | Powered by LOFTER